皋,黑板报边框,layer-好习惯学习社区,为学习铺平道路

频道:新闻世界 日期: 浏览:264

1898年6月11日,跟着光绪皇帝“明定国是”诏书的颁布,一场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正式开端。由于此年是阴历戊戌年,所以这场变法史称“戊戌变法”。

而此刻的袁世凯,正在天津的小站聚精会神的练他的北洋新军,北京城里发作的这一切好像与他并没有多大的联系。可是,9月11日光绪皇帝的一个上谕把他给招进了京城。在颐和园,光绪独自召见了被宠若惊的袁世凯,在询问了练兵的过后,他暗示袁世凯今后能够不用受荣禄控制,最终临走时还颁发他替补侍郎衔。

袁世凯

袁世凯知恩图报,连磕响头,退出大殿。在回去的路上,他对此事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此刻的荣禄不仅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,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怎么或许不受其控制呢?

回到小站,袁世凯与他的密友兼智囊徐世昌讨论此事。徐世昌考虑顷刻说:“近来由于变法的原因,太后和皇帝之间产生了对立,或许与此事有关,看来皇帝是想撮合你。”袁世凯也觉得自己或许卷入了这场风云之中,他决议现在两边都不宜开罪,要以不变应万变。

光绪皇帝

光绪隐秘召见袁世凯的工作,很快就传到了慈禧的耳中。她意识到工作的严重性,一面命荣禄急忙对袁世凯的监督,一面逐步加大对光绪的步步紧逼。

9月14日和18日,感到压力的光绪连写两份密诏给康有为,向他求救。康有为紧迫召谭嗣同、梁启超、康广仁和杨锐来开会商量对策。这时谭嗣同提出,唯有袁世凯能够救皇上,自己能够直接去劝说他救驾。我们觉得,事已至此,也只能这样试试了。

谭嗣同

当晚,谭嗣同来到了袁世凯在北京的居处法华寺,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的和袁世凯交谈起来。“你觉得皇上这人怎样?”“当然是旷代的圣主”,提到这儿,谭嗣同拿出了光绪的密诏摆在桌子上,“皇上有难,危在旦夕,今天能救皇上的,只要大人您了,望你此刻能出手相助。”

面对着光绪的密诏,袁世凯在轻轻发呆。性急的谭嗣同又对他说:“你要是真不想救,此刻就砍了我的人头,去向荣禄报功吧,那样你就能够升官发财了。”袁世凯这才回过神了,他正色的对谭嗣同说:“先生把我当什么人了,皇上是我们的皇上,我们都是备受皇恩的人,您想救助,莫非我能冷眼旁观吗?”

袁世凯的这一番话,使谭嗣同万分激动,决心大增。他回去后向我们报告了工作的通过,康有为传闻袁世凯现已被说动,也松了一口气,并急忙把这个好音讯派人传给了光绪。9月20日,得知这一音讯的光绪第2次召见了袁世凯,袁又当面向光绪表了忠心。光绪一颗悬着的心总算也算落地了。

康有为

可是,工作的开展超乎了康有为、谭嗣同等人的幻想。9月21日清晨,慈禧太后就从颐和园回到了紫禁城,慌得光绪急忙出来接驾,还未等他行礼,慈禧一个嘹亮的耳光就抽在了他的脸上。就在那一瞬间,光绪理解自己一切都完了。

尔后的光绪被慈禧关在了四面是水的瀛台,被宦官们紧密监督。这位不幸的皇帝,自此永久的失去了自在,至死再也没能跨出瀛台一步。9月28日,谭嗣同等戊戌六正人被绑赴菜市口开刀问斩,谭嗣同临刑前大喊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。死得其所,快哉快哉”。

戊戌六正人牺牲

而此刻的袁世凯却成了此次奋斗的最大赢家。慈禧亲身召见他,让他代理了10天的直隶总督。第二年,袁世凯被任命为山东巡抚。从此,他一跃成为显赫的封疆大隶、当地行政长官。

后来的人们纷繁责备袁世凯卖主求荣,正是他的告密行为导致了光绪的被囚,将戊戌变法失利的罪责推到了他的身上。那么,此事真的是袁世凯所为吗?那他又为什这样做呢?其实,直到现在,关于这件工作的通过,史学家们都还在争论不休,各说各的理。

可是,事故之后袁世凯给其兄袁世勋写了一封信,在信中他叙说了此事的缘由,现节录如下:弟接旨后顿觉进退维谷,不奉诏是欺君逆旨;若提兵幽禁太后,是助君为不孝;……子身入宫,面见皇上,颁发密诏,捕拿太后羽党,荣相列首名。余只得唯唯而退。跋涉宫门,正遇荣相入宫,拦路问余带兵来此何事,弟被逼辞穷,只得以实情详告。荣相立带弟入颐和园面奏太后。此非弟卖君求荣,实缘荣相是余恩师,遂使忠君之心被天良所打败,就义维新六正人之生命,弟之过也。皇上遂遭幽居。荣相入京掌理朝政,保弟护理直隶兼北洋大臣。但弟资历太浅,断无真除之理。如此重复图功,必受后世之咒骂。若然拘囚太后,后世又将责弟助君为不孝也。

慈禧太后

袁世凯在这封信中披露的情感应该是真实可信的,由于他没有必要在给其兄的信中为自己摆脱。其实,袁世凯便是挑选站在慈禧一方也是无可厚非的,由于他之所以能得到练习新军的这个肥差,缘由便是荣禄的推荐和慈禧的信赖。再者袁世凯也理解,光绪与慈禧的实力比较是不对等的,慈禧尽管名义上已不当政,但军政大权还抓在她手里,相助光绪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